2005年底,可能因為最後這兩個月開始熬夜,加上遇到生理期,在抵抗力下降的情況下,我在12月中染上了重感冒,而且遲遲沒有痊癒,甚至越咳越厲害,不但根本無法與人直接交談(只能透過網路),有時候還會咳到快吐出來...

也因此,我半個月來幾乎都在家裡用網路工作,一來不想出去散播病菌,再者也能多休息。
不過可能就是在密閉空間裡悶久了,感冒更是不容易好,我只好帶著重感冒在家過年,而且是在被半隔離的狀況下度過有點悶的一天,因為家裡的人也怕我走來走去把病菌傳染給其他人,我一直關在房間裡,而朋友們幾乎都出門去了,連網路上都沒什麼人在...

一月一日當天,有朋友看不下去了,他建議我出去走走,正好那天天氣不錯,我想,冬天的陽光可能有助於病況好轉吧?於是答應了他的邀約,到礁溪去泡溫泉,順便逛逛。
到了晚上,因為大家都有點累,決定在這裡住一晚,我心想,好吧!回台北也不算遠,應該不會妨礙我2006年一開始就要認真工作的計畫,就在礁溪過夜了,早上還多泡了一次溫泉,感覺感冒好像真的好了不少。

問題來了--check out時,朋友覺得天氣還是很好,決定帶我去中部呼吸新鮮空氣;我楞了一下,只回了聲:嗄? 就不知如何回應...
當時八成是在恍神狀態,於是就從宜蘭一路被載到梨山!

上山的時候,我開始有點緊張:
首先是,我的工作怎麼辦?今天回得了台北嗎??不過還好,我也很久沒出門走走,就當是上山靜養好了!(??)既來之,則安之。
第二個念頭則是:現在是冬天耶,這樣上山,我會不會病情反而加重啊?!

顯然第二個念頭特別困擾我,畢竟拖了兩個星期一直沒好,工作也會被影響;於是我在路上買了圍巾手套和襪子來禦寒,在梨山吃了一頓昂貴的"平價"中餐後(店家標榜平價,但三菜一湯就要600元!),就殺上大禹嶺,然後直上合歡山...

這段一定要特別講一下。當天的天氣不算冷,山下其實還蠻熱的,合歡山當然沒有雪景可看,可是,路旁的水還是都結成了冰,牆上不少冰柱,(朋友上前欣賞時還滑了一跤 ) 可想而知,溫度有多低了。

重點是:我們是騎車上山的!!!

從大禹嶺到合歡山頂那段路,只要坡稍陡,在空氣稀薄的狀況下,車子根本上不去,有時還熄火...因此我只好下車步行,這樣的次數至少有個七、八次吧?!第一次因為我走太慢,朋友說"快點啦!"我就開始跑步,結果只不過是50公尺左右的路程,就跑得我喘不過氣來...
別忘了,我在咳嗽,又是在空氣稀薄的高山上啊!

坐上車之後我開始有點心絞痛,而且因為呼吸困難拿下口罩喘氣,結果凍得鼻水無法克制的一直流,鼻子也紅了...第二次要下車走,就慎重警告朋友不准催我,否則我會翻臉...他也覺得很不好意思,接下來幾次都不停向我道歉;不過說真的,當時既冷又累又難過,後來根本說不出話來,就沒怎麼理他。

好不容易看到車子能抵達的最高點--武嶺了,目的地就在眼前的這段路,車子卻又上不去了,於是我第N次下車,拖著沈重的步伐向前進,心中忍不住暗罵:幹嘛要這樣活受罪啊?!
不過看到朋友很辛苦地牽著車上山,我也不想抱怨什麼,反正我自己沒堅持不要來,人家又是好意,就忍耐點吧!

到了海拔3275公尺的武嶺,雖然已經冷到幾乎無法思考,不過還是記得要拍照留念,不然怎麼證明自己來過這裡呢?於是拍了幾張照片,欣賞了一下高山上的景致,就往清境農場的方向下山啦!

到了清境不過是五點多,天色卻已經全暗;找到很多人提過、海拔最高的Starbucks,趕緊點了咖啡來讓自己溫暖些...室內很舒適,加上外面整個商城布置得非常溫馨,心情也變得很好。喝完咖啡,稍微逛了一下,決定往廬山出發,因為清境的夜晚似乎不怎麼有趣,而且這裡的風還是挺大的,還是到廬山泡溫泉吧!於是接連兩天投宿溫泉鄉...

廬山果然沒令我們失望!也許因為處於地勢較低的山谷,加上有溫泉,比起合歡山和清境,都像是天堂啊!我們在店家熱情招攬之下,住進了一家開張不久的別墅式飯店,這裡真的挺不錯的!價錢又便宜,附近有個小商場,除了山上少不了的山產店之外,竟然還有賣加熱滷味和鹹酥雞!而且7-11、萊爾富和全家都有,真是太方便了。

可惜因為白天實在太冷,我又開始劇烈咳嗽,上床後咳到完全沒辦法睡,為了怕影響同行友人的睡眠,我一個人到吊橋附近走過來又晃過去,而且想起一件讓我瞬間更加清醒的事情-- 明天早上辦公室要開早會!!!天啊!這下可好...原本就在擔心工作的事情,當場病情又加重三分...
不過後來想想,算了,反正現在也不可能趕得回去,那就調整心情好好享受這趟旅行吧!雖然感覺有點辛苦啦!不過也沒什麼不好;於是我在商家的露天座位上休息了一下,等開始有倦意才回房間躺平,這回果然不久就昏死了。(這時候大約一點多了)

隔天不到六點我又咳醒了,朋友也都已經起床,大家又去泡了一回合溫泉,然後吃了免費早餐之後,我們離開廬山,回清境和昨天看不見的牛群打招呼,再到霧社加油順便繞繞,就直接往埔里方向下山了。

也許是太累了,我沿路都在打瞌睡,朋友也覺得,怎麼騎了半天都還是在南投啊?!
好不容易到了台中,我們決定把機車送去托運,搭客運回台北!
這真是個英明睿智的決定啊!因為從上車不久,我就一路昏睡到台北,連車上放了什麼電影都渾然不知!下車時還是朋友搖醒我的,真是夠離譜。這狀況要是騎回台北,我恐怕會摔下車吧?!

晚上六點半左右,終於回到台北,結束了這兩三天的行程。

說真的,還是要感謝朋友的邀約啦!不然我想,短期內我可能都不會有機會上合歡山吧?!
這也算是個特別的經驗啊!























harmony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