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朋友間的熱門話題,終於從那些年轉移到賽德克巴萊了。
昨天則看到這樣的新聞:
http://tw.news.yahoo.com/article/url/d/a/110912/143/2yki3.html
〈屠村殺26婦孺「莫那魯道不是英雄」 泰雅耆老控賽德克族勾結日本〉

莫那魯道是不是英雄?我非史學家,對「青山事件」亦無所悉,不便評論;唯一確定的是,霧社在電影《賽德克‧巴萊》上映後,如同墾丁、艋舺般,成了最新的爆紅熱門景點。而我與霧社的第一次接觸,是高一暑假參加救國團的霧社先鋒營,每天戰戰兢兢又略帶興奮地在群山環繞中,體驗單索、雙索、三索、山壁垂直下降的刺激感。猶記某日凌晨,全員在寤寐間被喚醒,健行至莫那魯道紀念碑,天色將亮未亮之際,聽著前方那位(忘了該如何稱呼)講述霧社事件由來、一同憑弔這位歷史人物,而我則站著邊聽邊打瞌睡......。  

那個暑假,南投尚未遭受921的摧殘,健行途中,舉目所及是一片蒼翠蓊鬱,靜臥在山谷中的碧湖(萬大水庫)則如同一塊色澤優雅的碧玉,在氤氳山嵐與黎明微光下,兀自閃耀著...。這畫面,多年來早已烙印在我眼底、心裡,成為永恆了。之後數度至南投旅遊,焦點幾乎都是清境和廬山,霧社經常只是點綴性地繞行一週,未曾久留,更多時候根本直接跳過,因為真要以尋常角度來看,的確沒什麼特別有趣之處。然而霧社的寧靜與美麗,卻始終在我心中。  

, , , ,

harmony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